陈建斌丨留下时代印记

来源:男人风尚  编辑:北京管理员  1-7 10:20

 

我们这些普通的文艺工作者,还是在生活的洪流当中,我们被夹杂在其中,看到了很多风景,然后以自己的方式展现出来。我会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一个时代的标记。


0 (1)

西服、西裤 / 均为 kiton,衬衫 /Corneliani,正装鞋/Roger Vivier

 

12

 

       正在做自己第二部电影后期剪辑的陈建斌,一身黑色运动装、一个保温杯、掐点般准时到达摄影棚,十分钟即做完妆发。

       这个不拘小节的文艺中年,一开始聊天有点严肃,后来聊到他喜欢的话剧、书、电影大笑到眼睛眯成一条线。两部导演作品,第一部《一个勺子》被评为舞台戏剧张力十足,第二部则直接有着大段的话剧剧场戏,在延庆的一个剧场拍了一个月之久。

       《一个勺子》和他最近出演的《无名之辈》都被外界看作是关于边缘小人物的,陈建斌不认为小人物是边缘的,“真正的中心都是普通的人,是大街上你看到的人,还有农村、城镇里的那些人,我觉得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从微小到宏大,如果用跨越时代的眼光审视当下,陈建斌认为我们每个人其实就在时代当中。很多电影只拍个人,只拍一个家庭,但它体现了一个时代的切面。唯有大神级别的导演,才能超越所处的时代。

       时代滚滚向前,而他自有自己的烙印。

 

 

人生最紧张的两次都是做导演

 

       陈建斌平时不喝咖啡,但在拍摄电影的51天里,每天超负荷运转,他要喝上几大杯。他没有透露电影的故事脉络,因为包括片名也没最后确定。他说如果《一个勺子》是小型电影,这个则是中型。“故事更丰富,人物更众多,不再是一条线,所以我找来了更多的演员。”这也是在试验自己能不能驾驭大体量电影。

       筹备和拍摄的过程,让他又一次体会到做导演的爱与痛。

       他用了七八个月改剧本、定演员,8月份电影开机,9月底杀青。一方面他说拍摄非常顺利,先在北京延庆的一家剧场拍了一个月,每天都像在演话剧,因为故事本身也有关话剧。

0 (4)

西服、西裤 / 均为 Vicutu,衬衫 /Dunhill

 

       但同时他又说,做导演真是太紧张了,不是能想象出的紧张。“我这辈子有两次最紧张的时候,一次是拍《一个勺子》那20天,还有一次就是拍这部。”51天每天在拍摄中事无巨细解决各大问题,收工后他还要跟文学小组开两三个小时的剧本讨论会,随时调整后面的剧本。“每天晚上回去,我都觉得明天该怎么办。当导演我觉得太折磨人了,大概有三分之二的夜晚,我是在绝望当中睡着的。但早晨我一睁眼睛,有一些答案就会到来。我有时候想如果没有这些答案我该怎么办,但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这样高强度和高压力下,他在片场却是一位温和的导演。“因为我本身就是演员出身,我做演员时,就特别讨厌现场的气氛很压抑,大家那么紧张能演好吗 ? 演员都没放松,怎么能够演好 ? 我希望我的演员都是放松的,都是愉快的。”

0 (2)

西服、西裤 / 均为 Vicutu,正装鞋 /J.Benato

 

       相比做演员,陈建斌享受做导演情绪上的放松。“因为演员是靠情绪来工作,得进入到角色的情绪里去,为了可能几秒钟的准确,在片场要始终处于某种情绪里,所以很紧张。”而当导演最让他愉快的是,所有的决定权都在他这里,很多经验可以拿来运用。做演员的时候,因为主动性太强,他不自觉偶尔就超越了一个演员的本分,比如跟导演说最好不要用这种拍法。到拍《无名之辈》,他自己导演过《一个勺子》,更明白一个导演处境的艰难,每当有什么想法跟导演饶晓志沟通后,最后总说决定权在你自己。

       更幸福的是,这次在延庆拍摄的一个月剧场戏。从1997年到2000年,他曾在剧场演过 4年话剧,现在一进入剧场就觉得到了家。“而且在剧场里,我的创作力、灵感很丰富。 我对在剧场里拍的这部分挺满意的,不管设计上、表演上还是拍法上,不辜负我在剧场摸爬滚打多年。”

       演话剧是他职业生涯的开始,也奠定了他日后的表演方法。“孟京辉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从他身上学习到了一点是什么,就是戏剧舞台演出不是只有一种方式。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你怎样去表达都是可以的。”

 

 

成为时代的标记

 

       拍完电影后陈建斌做后期时,连着花三天看完了印度电影大师雷伊的“阿普三部曲”,第一部叫《大地之歌》,第二部叫《大树之歌》,第三部叫《大河之路》,分别讲阿普的童年、少年、青年。“非常震撼,它特别像泰戈尔写的诗,在最寻常的生活的 细节里发现诗意,发现美。印度村里的故事,能够唤起我的小时候,看到里头老太太好像是我的祖奶奶,那种震撼力真的非常大。它不光是说有哲思,而且还能让你动感情。”

       陈建斌说,我们亲历的时代,就发生在生活最点滴的变化中。“阿普三部曲”在他看来是讲印度工业文明到来前夕的时代。阿普家先是在村里生活不下去了,爸爸带着一家人进了城。来到城里之后,阿普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这让他会联想到自己所处的时代命运。

0 (5)

衬衫 /Bottega Veneta,西裤、鞋 / 均为 Canali,手提包 / Dunhill

 

       “我七岁之前生活在外公外婆的村子里,七岁进城上学,到20岁我来到北京上大学,实际上我所经历的变化就是从乡村到小城市最后来到大城市。”一直到29岁他在学校读硕士读博士。“20岁到30岁我都在学校,价值观已经在那个时候定型了。我现在不管拍什么戏, 还是觉得学校的生活方式最舒服。尤其读硕士,生活非常简单,食堂、图书馆、教室、剧院,在那十年里深刻地让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舒服。”一毕业后跟孟京辉、林兆华、赖声川合作让他学会了明白了如何自处以及和世界相处。哪怕到了现在,“我认识世界的方式特别单一,都是通过喜欢的书籍、电影,和喜欢交际的人,其余的我都回避了。现在回到家我坐在那书房看会书,才觉得舒服和踏实。”而如果没有这样的经历,“你可能去学习剧组里的混世哲学,那可能都是糟粕。”

       随后中国影视迎来电视剧的黄金时代,他从剧场走上了荧幕。十二年前大儿子出生时, 30多岁的他因为在拍戏都没能亲自迎接孩子的出生。后来他和太太蒋勤勤甚至有时候 一起都在剧组,“我现在想起来,也没办法。那个时候我们都30多岁,正是要工作的时候。”十几年后又在影视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下,执导起自己的电影。这次小儿子刚满月,他就去延庆开机了新电影,等到杀青回来,已是近两个月后了。

0 (7)

衬衫 /Bottega Veneta

 

       除了我们的命运带着时代烙印,陈建斌认为作品也是时代的产物。“只要是一个创作者,你就一定带着时代的烙印。我们这些普通的文艺工作者,我们还是在生活的洪流当中, 我们被夹杂在其中,我们看到了很多风景,然后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把它展现出来而已,会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一个时代的标记。”

       哪个行业都是如此,就像一汽-大众TAYRON探岳主张的“标记你的时代”一样。

      所以他追求的是,能不能以自己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最恳切的期望是超越自己。“有自己的眼光看待世界,什么技法、故事那都是技术问题,最重要的事就是说你有没有一双独特的眼睛看这个世界。这是导演分高下最重要的东西。”

 

 

简朴文艺生活

 

       回归到生活,很多人想起真人秀里又萌又逗的陈建斌,他觉得那只是70% 真实的自己,因为只要是摄像机围着你,就不可能有100% 的真实。而自己能有那样的状态,除了节目组真的没有对他们做任何特别要求,他整个人很放松,也是因为当时太太蒋勤勤将要诞下小儿子,“我想让她轻松一点。”

       再一次当爸爸,他笑着说,就像游戏打通关了,突然游戏升级,又要玩一遍,新鲜劲儿就来了。“老大都已经12岁了,老二突然一来,又一次让你以一个新的角度看待生活。”

       他身上有极其文艺单纯的一面,昨晚陪儿子,自己拆了一本书《给孩子的诗》,惊奇地发现每首诗都占了一整页的画面,比如顾城《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随后又很有感触地想,“难道这两句诗就配不上一幅画 ? 我觉得配得上。”

0 (8)

大衣 /Louis Vuitton,衬衫 /Canali,西裤 /Dunhill,正装鞋 /Berluti

 

       聊起最近的一部高分电影《幸福的拉扎罗》,他说买了碟之后还没来得及看,但笑着说,蒋勤勤看完后给他发微信说,“这不就是意大利的《一个勺子》吗 ?”

       除了电影,他还在一部电视剧中出演有钱的霸道总裁,他认真地讲:“那个戏里有一个特别严肃的命题,讲一个人的财富运用得不好,可以使人异化。这不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问题,对不对?”

0 (6)

衬衫 /Bottega Veneta

 

       他回忆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坐小汽车,是父亲因为办事租了一辆车,专门绕一趟回家拉上儿子体验一下。他很新奇地看来看去,父亲一直让他坐在车上,办完事再送他回家。大儿子对他这样的经历觉得不可思议,两代人之间生活的时代完全不一样了。有一天大儿子问陈建斌小时候大街上有没有摄像头,他也不可思议,想了想告诉他大概2000年左右才有摄像头。

       这样的成长经历造就了他实用简朴的消费观。特别是上大学读研究生、他有很长 一段时间是穷学生,经常在三联书店免费看一天书。以至于他现在最大的奢侈和幸福就是去书店、音像店买书、碟,碰到喜欢的电影任性买两张,“因为有些电影太好了,我怕它丢了。”

       最近有一天,他睡到自然醒,吃点东西,中午跟太太一起遛弯,下午电影院人最少, 两人看一场电影,待遇就像是包场。看完电影回到家,孩子也放学回来了,一家人在餐桌前吃一天最重要的一顿晚饭,吃完饭他挑一部自己喜欢的片子看,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完美的一天。

 

标签: 电影 自己 时代 导演 生活 陈建斌 演员 剧场 儿子 勺子 衬衫 话剧 方式 拍摄

上一篇

下一篇

编辑精选

关注瑞丽网
微信搜索:raylicom
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