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电影的开篇元年?这个说法他们并不十分认同

来源:男人风尚  编辑:北京管理员  3-15 17:17

 

在2019年的春节期间

中国影史上第一部硬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横空出世

它的出现

不仅带来了一阵

持续不断的科幻浪潮

炸裂感十足的话题性

也引发了一波网络上的口舌之战

与此同时

它也让更多的人

 把目光转移到了

 中国科幻电影 

 背后的故事 

 

 

 

架构起幻想与现实的支点

中国科幻电影的幕后工作者

 

未标题-1

在2019年的春节期间,中国影史上第一部硬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横空出世,它的出现不仅带来了一阵持续不断的科幻浪潮,炸裂感十足的话题性也引发了一波网络上的口舌之战。与此同时,它也让更多的人把目光转移到了中国科幻电影背后的故事。

 

回顾中国近年来的电影历程,社会对于中国电影的评价似乎逐渐地形成了一个极端的评判标准:大众更加倾向于为轻松的娱乐买单;而深沉严肃的思考似乎已经略显过时。在这个新人宛如潮汐般出道的年代里,“认真”二字显得那么地用力且不合时宜。在这样的 一个大环境背景之下,中国科幻电影的出现,对于观众群与制片方来说,无疑都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熟悉电影的观众们都知道,相对于一般的剧情片,一部优秀科幻片的制作难度与在制作前要做的准备都是难以估量的。且不说如场景、道具,服装等硬件条件的准备工作,光是剧情中的每一个细节之处,也都需要一个非常精准的把握。科幻片中所构造的那个世界,既脱离现实,又依附于现实,若没有一个非常完整、系统的世界观为基础,出来的成片一定是禁不住推敲的。在著名作家刘慈欣的原著小说《流浪地球》中,他已经把他的世界观充分地体现在了他的作品之中,而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这是一个优秀的基础,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如果说文字给予人的是一种无边的想象, 那么电影,则是一个非常具象的画面。以往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 原著改编的电影总是更加容易受人诟病:画面过于偏离文字场景, 无法还原作品的核心等,从这一点看来,《流浪地球》的原著与电影倒是可以说做到了本质上的契合。在这一部作品中,破败与凌乱的场景贯穿全程,但“希望”两个字,就像是整片残败土地上唯一的那棵绿芽。亦真亦假,如梦似幻,而在这样“虚拟”的画面背后, 支撑着它的,则是一群坚持钻研于“真实”的电影幕后工作者。

 

曾有人声称,2019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开篇“元年”,也是中国电影向前跨出的“一大步”。这样的说法或许并不是那么准确,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流浪地球》所带来的这一阵科幻热潮,对于现今中国的观影市场确实起到了一些正面的作用。在这样一部伟大的 跨时代作品的背后,隐藏着的是许许多多影视行业工作者的付出与智慧。以下这四位分别来自于“北服”、“北影”、“中传”、“央美” 的年轻人,他们都是当今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新生代影视行业工作者。 他们让我们看到了所谓的“跨掉的一代”中依然有很多人在严肃地、 全心投入地去做好那么一件事情,甚至是原先并不被大众所看好的 事情;而且这样的人并不少,今后,也只会越来越多。

 

 

王熙雨

影视造型指导

滴水穿时工作室创始人

 

代表作品:《莽荒纪》、《流浪地球》等。

IMG_4010

王熙雨自幼学习美术,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像鸟山明一样的漫画大家。2016年,王熙雨接受了《流浪地球》的邀请,成为了这一部科幻电影的造型指导。

 

似乎大部分非从事影视行业工作的人们,对于电影中的“造型”这一个工作环节都不是很了解,而在众多的“误解”之中,最普遍的是大家对于电影中服装来源的想法。也许,很多人都认为影视作品中的服装来自于市面上的成品。但实际上,在一部完整的作品之中,能够做到贴合人物身份、职业与剧情需要的服装,全部都需要进行完整的设计。比如《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这个角色。他从一个平凡的父亲,直到转变为一个肩负着全人类使命的宇航员。他的日常便服、空间站中的作训服、休眠服,以及在太空中出现的宇航服,都是需要王熙雨以及他的团队去设计、制作的内容。如何通过最表面的一个符号,去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到一个角色的故事,这就是他们所要做的工作。而“指导”的部分,更加考验的则是一位设计师对于一部电影造型的整体美学风格,以及对一个团队的整体掌控力。

 

回想起两年前他初次见到郭帆导演,直到参与电影的制作过程,以及后续的电影新闻发布会,在这期间,他对于郭帆导演最直观的感受竟是“日渐消瘦”。这是因为导演对于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对于每一个环节的把控,对每个细节的要求,郭帆都会非常认真地去对待。郭帆导演这种执着的精神也深深地影响到了王熙雨,同时,这样的精神也在带动着剧组里所有的人,驱使着大家全力以赴、众志成城地完成这样一部具有实验性质的中国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的热映所造成的热度带来的不仅是话题性,它更被标记成为一个文化现象。在这其中也不乏刺耳的声音,比如有些人会认为“中国当今的电影水平与西方的差距至少50年”。对于这样的一些观点,王熙雨则认为中国缺乏的从来都不是人才,拉开差距的原因也并非在于电影工业中的高端设备配置、制作预算等硬件因素。在他的理解中,电影工业化的内核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高效的协作配合以及责任心。如果说一个团队是生产出一部电影的机器,那么每个人都是这台机器中的重要零件,无论大小,缺一不可,各个环节之间的相连是非常紧密的。只有磨合得好,分工得合理,才可以生产出优质的产品。基于他对于制作影片的这个观念,他也在2017年建立了“滴水穿时”工作室。作为中国影视行业中新生代的一分子,他希望能够努力地去把这个行业中的人才都召集到一起,发挥出他们的最大才能。

 

《流浪地球》仅仅是一个开始,王熙雨说:“它只是一部带有实验性质的科幻电影而已,它可以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需要感谢的是观众们的包容,以及观影者对于中国科幻电影的支持。”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科幻电影在未来的道路上也许会走得并不平坦,但至少中国的科幻电影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王熙雨

在影片《流浪地球》中,王熙雨设计了很多款服装。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这套军用骨骼装甲,此款服装是与新西兰国宝级工作室 WETA 合作,共同研制开发了近半年多的时间才最终完成。

 

 

陈屹杰

视效美术、视觉美术设计师

追云者工作室创始人

 

代表作品:《刺杀小说家》、《九州缥缈录》、《拓星者》,《一步之遥》等。

IMG_4672

在早年的电影制作中,物理微缩模型曾被广泛应用。相对于一些新兴的电影制作技术,物理特效可谓是一门传承了近百年的“老手艺”了。

 

在科幻类的影视作品中,物理微缩模型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视觉表现手法。在早年电脑技术还不发达的时代里,物理微缩模型曾有过一个黄金时段。包括了早期的《深渊》、《终结者》以及《星球大战》等众多的影片,非常著名的《2001太空漫游》中大量的场景也都是用了微缩模型来实现的。以此可以总结为早期电影中所有超现实的、人们暂时无法表现出来的场景,都需要使用物理微缩模型来实现。同时,人们称它为物理特效,早期的特效也是从这儿来的。在中国,从老上海1930年代的民国电影,到后来的“八一厂”、“北影厂”,美工师傅们都会用一些物理的特效手段,做一些街道透视与背景。在前面搭建模型,后面则画上背景,以此来表现一个巨大的透视街道。

 

而物理特效师陈屹杰的工作,简单来说也是如此。制作一个模型的过程,就像是围绕着一件物品上了一节历史课,需要考量的方面非常多。比如作品的艺术性,模型的结构可行性,这些都要被考虑进去,而绝不仅仅是生搬硬套地做出一个复刻而已。在他的工作中,除了制作模型,与导演、制片,视效等各部门去进行沟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除此之外还需要懂得整体视效的流程,考验的方面非常多,每天都需要不断地运转大脑,去解决各式各样的问题。由此可见,制作模型的门槛虽然不算太高,但是非常考验制作者的综合素质,这需要对电影有过系统的专业学习,也需要较为深厚的美术功底,所以,想要做出优秀的作品也并非如看上去一样的简单。在电脑 CG 技术已经相对发达的今天,影视行业对于物理微缩模型的市场需求依然是巨大的。相比较于电脑 CG 技术,物理微缩模型在表现物体的质感和光线上都更加具有优势。“可能使用的量减少了,但是并不会消失。”未来,电影的制作流程将会被分化得越来越细致,而随着《流浪地球》的成功,类型电影的门槛会变得越来越高,资本涌入也会让电影的制作模式变得越来越工业化、规范化。

 

出生于军人家庭的陈屹杰,现在已经是一名专注于影视美术的电影工作者。虽然他与家中的其他成员从事着不太相关的行业,但他走上今天这条路,与他的父母对他的影响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如果说每一个科幻迷的心中都有一个启蒙者,那么,为陈屹杰打开科幻之门的那个角色便是他的父母。陈屹杰的父母本身就是一对不折不扣的科幻迷,在他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假期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去看电影。成年后,他也是在家人的支持下选择了继续追寻自己的科幻梦,不仅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进行系统性的美术学习,还在众多的影片中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陈屹杰2

在影片《拓星者》中,陈屹杰设计制作了一艘拍摄用的模型太空船,这艘船全长425厘米,由1600多个部件组成,使用 3D 打印光敏树脂和碳纤维制作,所有零件像乐高玩具一样地拼接了起来。

 

李越

影视特效化妆师

Lii Gear Lab 工作室创始人

 

代表作品:《狼图腾》、《寻龙诀》等。

IMG_4802

说起影视特效化妆,你的脑海中会浮现出什么样的画面呢?是《至暗时刻》中的温斯顿·丘吉尔、《银河护卫队》中的勇度,还是《黑暗骑士》中的小丑呢?没错,李越与他的团队,就是在做着特效化妆与特效装置这一个范畴的工作,在电影行业内,他们都被统称为“特效化妆师”。

 

影视特效化妆起源于美国,今天,它在好莱坞已经拥有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具体的体系。在一般如魔幻、科幻题材的影片中,都会使用到大量的特效化妆,因为在这些类型的影视作品中,经常需要改变人体的结构,或是需要制作出一些在生活中并不真实存在的生物。在中国的影视剧历史中,86版的《西游记》中就充斥了大量的特效化妆内容。在这之后的二十多年间,中国内地基本上都没有再出现过如《西游记》般这样大规模地使用特效化妆的影视作品。在这段时间里,老一辈的专业人士纷纷退休,一时间,整个行业陷入了停滞不前的“断代期”。 直到2010年的电影《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的出现,才开始让中国的影视特效化妆行业重新有了起色。因为有着这样的历史背景与原因,90后的李越对于国内的特效化妆这个行业来说,也算是一名“前辈”了。 

 

出生于1991年的李越,在早年间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的影视美术设计人物造型专业时,就加入了在行业内非常出名的肖进特效化妆团队,这也是目前国内最大型的特效化妆工作室。随后,他在2014年参与了乌尔善导演的《寻龙诀》,它是李越人生中第一部参与的影视作品。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带给过他最大的成就感的一部作品。在电影《流浪地球》中,李越与他的团队也参与了其中的部分道具制作,虽然出镜的占比并不算多,但精湛的工艺依然为这部电影增添了不少的看点。

 

在电脑 CG 技术日趋成熟与普及化的今天,特效化妆似乎已经沦为了一个“夕阳产业”。但事实却是,在2015年的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中,依然使用了大量的实体特效。即使科技已然如此进步,但作为电影导演,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演员的表演效果,以及角色与环境的协调性。一个用电脑后期制作出来的角色,他与整体环境的互动是非常难做处理的。相比之下,使用特效化妆做出的角色则显得自然灵动,成本也会相对低廉很多。

 

在特效化妆这门工艺中,“全身取模”这一道工序尤为困难。在全身涂满硅胶只留下鼻孔以供呼吸的情况下,一些身体状况欠佳的演员会有休克的危险。曾经就有一位女演员在制作翻模的过程中感到了身体的严重不适,幸好工作人员及时发现,并终止了全身取模的工作才将她抢救回来。考虑到相关的安全因素,在如今的工艺中,李越他们会选择 3D 打印来代替全身取模这道工序。在完成了扫描和 3D 打印之后,再去进行翻模、加纹理等工序。这样的做法虽然相对复杂,但大大地减轻了演员的负担。

 

今天,许许多多的影视特效化妆工作室,都集中在了北京市通州区的宋庄附近,李越的工作室也不例外。在此之前,他的工作室还由于某些原因曾经历了数次搬迁,经营之路实属不易。但即使如此,他依旧追逐着他的梦想,这本身就已经是让人心生敬佩的一件事了。

李越

在电影《寻龙诀》中,“鬼门关”大厅中骑马萨满护法就充分体现了特效化妆的神奇之处。在电影开拍前,李越所在的部门根据美术部门的设计图纸找到合适身材的演员进行1:1全身取模翻制,然后再进行雕塑,最终上色后才将它完成。

 

 

王康

物理特效师

V·O·K 工作室创始人

 

代表作品:《三体》、《流浪地球》等。

IMG_4865

作为《钢铁侠》的终极粉丝,王康没有仅仅停留在观影和买手办这一层级中,而是自己动手,制作出了一系列的钢铁侠战甲。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凭借着技术的积累和对电影的热爱,完成了一次成功的“转型”。

 

在《流浪地球》这部影片中,王康与他的团队负责的是影片中太空站场景的部分特殊道具的实体化设计和制作,比如 AI 机器人“MOSS”。最初,这部电影的美术指导郜昂联系到了他们,经过沟通之后,他们双方在这部影片艺术效果的追求上,都产生了极大的共鸣。“我是 MOSS 的亲妈,郜昂是它的亲爸。他原先设计的稿子并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的,经过接近一个月的修改,最后才敲定了现在的 MOSS 外观。”在制作MOSS 的前期工作中,曾有消息透露出 MOSS 在影片中会被吴京所饰演的刘培强“干掉”,是一个可能属于反派的角色。但在观影之后,王康才发现 MOSS 与一般好莱坞大片中的反派角色有着很大的区别,即使披上了反派的外衣,它也并不存在着真正的“恶”。 MOSS 作为全片精细度最高的道具之一,算上螺丝就有400多个零件,制作的工序十分复杂。

 

王康与他的团队在制作道具的过程中,使用到了大量的光固化 3D 立体打印技术。它的工作原理与普通打印机的工作原理基本相同,但是使用的材料并非纸张与墨水,而是实实在在的“材料”,如 MOSS 本体就主要采用了 SLA 光敏树脂材料。但是,3D 打印技术也并非万能,所涉及到的实体化设计实际上是一门综合性非常高的学科。而王康恰好就是国内民间最早开始使用 3D 打印技术的那一批人之一,这其中的渊源,便来自于“钢铁侠”。

 

也许很多人都是从钢铁侠开始认识到王康这个人,但与其说他是钢铁侠的粉丝,不如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铁人粉”。王康于2008年看了第一部《钢铁侠》之后,开始逐渐接触漫威,在这其中,钢铁侠这一近乎无敌的形象,以及在电影中呈现出的大量机械可动结构给他留下了尤其深刻的印象。当时,他就产生了一种“摆一套自己做的盔甲在家里很酷”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做的盔甲不仅越来越“酷”,甚至还依托于制作钢铁侠时积累的 3D 立体打印技术,将它发展成了自己的事业,组建了制作科幻电影中精细道具的专业团队。

 

王康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做事情特别有计划性的人,从中央美术学院的数码多媒体专业毕业之后,他前后进入了好几家不同的公司,没想到的是,由于穿着自己制作的盔甲参加公司活动而被捧成了一名“网红”。网络上的走红也给王康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机遇,在这一路探索的道路上,他首先开始学习自己动手去做雕塑,然后尝试着使用 3D 打印,又学着使用软件建模......“朋友们都在跟我说不能一直玩钢铁侠,这个事不对,那就开公司做电影吧。那一年我就接了一个活,就是为电影《三体》提供了特效支持。”现阶段的国内科幻影片相比好莱坞的预算要低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规范化的工作流程,以及因对电影的热爱而无私付出的精神就显得尤为重要。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王康将他制作钢铁侠时探索出来的技术与经验输出给了团队,从而可以以更为逼真的特效模型来打动导演和观众。

王康

根据剧情的需要,《流浪地球》中空间站的设备由于老化而产生的色变,都要被王康和他的团队考虑到。真实的空间站上的金属零件通常为钛合金,这种合金在长年累月的氧化过程中会形成偏暖的色泽,所以在电影中,MOSS 的颜色也被调配成了这种颜色。

 

标签: 电影 制作 工作 科幻 特效 中国 影视 化妆 作品 特效化妆 地球 科幻电影 模型 使用

上一篇

下一篇

编辑精选

关注瑞丽网
微信搜索:raylicom
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